苗 族在历史上没有形成统一的本民族文字,所用药物的种类、名称及药用经验等仅靠口传脑记,有的药物或散载于汉文抄本及古本草中,因此历史上无苗医药的专书著 述。导致有关苗医药的历史起源,很多无法考证。本着严谨、科学的态度,我们查阅相关史册、著述,走访有关专家,试图尽量还原苗医药历史。

  • 要追溯苗医药的历史渊源,就得找杜江。

    2014年12月7日,周日,上午10时。在贵阳市中心一栋大楼的30层,我们见到了杜江。

    杜江,贵阳中医学院医学院院长、三级教授、学科带头人,贵州省管专家、贵州省优秀科技工作者。中国民族医药学会副理事长,兼苗医药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苗医药分会会长;中国医史文献学会常务委员(常务理事);贵州省民族医药学会会长;贵州省药学会副理事长等。

    杜江身份众多而且有些复杂。但业界有一种说法,简洁而明了:“他是苗医药老祖宗的代言人。”

杜江很随和,与他聊天很愉快。他喜烟、不喝酒,灵感来了就写诗,写古体诗。

杜江是贵阳中医学院78级学生,“我们是首届,77级没有招生。我们全班有52名同学,其中一名同学叫姜伟,现在是贵州百灵集团董事长。”

1982年,杜江大学毕业后,就进入贵州中医研究所,一直到2001年。那年,中医研究所整体并入贵阳中医学院。

19年间,杜江主要精力放在苗医药研究上,到目前,与人合作或单独著述,已出版《苗族医药发展史》、《中华本草苗药卷》、《苗医基础》、《苗药学》、《中国苗医史》、《贵州十大苗药研究》、《中国苗族绝技秘法》等。

我国的苗族,以贵州为中心,主要分布在湖南、云南、重庆、广西、湖北、四川等地。其中贵州的苗族最多,有480万人口,占全国的一半。

与其他民族如蒙族、傣族、回族相比,苗族的特点很鲜明。其他的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字,其医药存有著作传世,居住地也相对固定。苗族没有自己的文字,因此没有经典著述流传下来;连年战乱、不断被迫迁徙,行程涉及大半个中国。

正 因为没有文字,苗医药的传承,才都是家族内部口传心授脑记,民间流传,对当地贡献巨大,具有神秘性、神奇性;而不断进行的迁徙,令苗医药深受沿途汉族文化 影响,使得苗医药的发展,具有自己的特殊性。苗医众多、苗药众多,有“十苗九医”之说,更有“百草皆药、人人会医”之说。很多苗人,都握有自己家族祖传的 秘方、秘法。 苗人不断进行的迁徙,一方面因此受到汉族文化影响,另一方面,也间接借助汉族文字、通过汉族文字,记录了苗医药。

从中国医学有记载开始,就有了苗医药的痕迹。

西汉刘向在《说苑辨物》对苗父的叙述“吾闻古之为医者曰苗父,苗父之为医也,以菅为席,以刍为狗,北面而祝,发十言耳,诸扶而来者,举而来者,皆平复如故。”

《中国通史简编》一书中指出:“刘向《说苑》说上古有人名苗父,……这个苗父就是黎、苗族的巫师(巫医),巫师治病主要是祈祷禁咒术,但也逐渐用些酒、草等药物”。

《史记》中也有关于苗父的记述,又称为苗父为“上古医者”。上古虽无明确的时间概念,但从相对关系推测应是相当于或早于黄帝和炎帝时期的历史人物,足见苗医药发端的久远,历史悠久。

早期的苗族先民,最早生活在中国文化的发源地—黄河中、下游一带,为壮大和发展中华民族,丰富和成就中华文明史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中医药的发展过程、特别是在初始阶段,融入了许多苗医药的经验和内容。

《神农本草经》中,以苗语记音的药物达1/3左右。《本草纲目》中,仍有40多味药是用苗语记音的。

荆蛮时期楚国,是苗族的主要聚居区域,这一时期苗医药的情况,可从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的作品中得到一些反映。屈原的作品中,记载了菖莆、泽兰、花椒、佩兰、蘼芜、肉桂、木兰、芙蓉、艾、芷、辛夷等多种苗药,并最早记载了苗药药浴法。

就 是到现在,苗医药在广大的苗族地区,仍然发挥着医疗保健的重要作用,具有简、便、效、廉的优点,而且在许多地方病、疑难病和常见病有独到的疗效,是民族地 区的一大重要的卫生资源。苗族曾经战乱不断因而迁徙不断,加之大多居住在丛山峻岭,没有外来医生,只好自己探索,尝遍百草;也因为居住在丛山峻岭,药资源 因之非常丰富;分布散,小聚居、大杂居,导致医学文化非常多样性,丰富多彩。

苗医药在临床上,目前得到了有效的推广和应用。首先是与苗民族医药相关的医疗机构,数量较多。贵阳中医学院一附院,设置有特色苗药专科;在黔东南州,州、市两级有专业的苗医医院;而民营的苗医药诊所和药店,就不计其数了。

苗医药在临床上,对常见的腰腿痛、颈椎病、风湿顽症的治疗,有突出效果。全国苗医重点专科,运用苗医药治疗白癜风、神经性皮炎等疾病的研究和临床应用,也在国内获得了良好的声誉。

苗族有两句口诀,“藤本中空可定风,对叶对枝洗涤红”。第一句的意思,是说中间是空的藤,可以去风湿;而复生、对生的枝、叶,能治疗血液方面的疾病。

除 了对常见的、一般性疑难杂症有特殊疗效之外,苗医药对重大疾病,也有明显效果。比如说化脓性骨髓炎,这种病症一般多见于山区、农村,因外伤治疗不及时、或 治疗方法不对,导致骨头流脓、骨头掉出来了。医院,一般采取截肢措施。苗医有自己的治疗方法,用苗药泡、洗、敷,最后治好。

对于重大疾病,包括痛风、乙肝、肝硬化、肿瘤、心血管疾病、糖尿病,苗药也能治。

苗药,就是在苗医理论指导下,苗族民间长期沿用于治疗、诊断、预防各种疾病的药。

苗药具有鲜明的特点:其一,植物药为主。苗药大多是山上地里的各种野草、藤蔓、枝叶、根茎,不含重金属、动物成分,或者是几乎不用重金属和动物。其二,药用生鲜。苗药基本都是生品、鲜品,山上挖采而来,即成药。其三,处方精炼。一般只有三到五味药。其四,药精量重。

苗医的传奇故事,一直在流传。在贵州安顺的关岭、镇岭一带的苗医,有“空手而出、满载而归”的本领:出门行医,只随身带一小瓶弩药;大半年后回家,已赚得一大把钱。

那一小瓶弩药,经过高度浓缩;浓缩的过程,类似做酱。遇到患者,每次只倒出一丁点儿,用白酒稀释,然后涂在有效部位,能治疗各种疼痛、各种外伤,还有类风湿;尤其是针对痛风,效果特别明显。

苗医的神奇故事,最出名的是“退弹术”。

苗 人当年战事频繁,常常被箭矢射中,且很多箭矢是有倒钩的,拔出来很难很疼;后来又有了火药枪等热兵器,中弹也成常事。苗人就发明了神奇的“退弹术”:在伤 口敷药,让箭矢或子弹,从原路退出来。“退弹术”的原理大致为:敷药,致深部肌肉收缩,迫使异物从进入的通道和路径,退出来。北洋政府总理熊希龄出生于苗 疆,对苗族医药有比较深入的了解,曾有诗赞曰:“子弹无足自退出,全凭苗医华陀功。”

对 苗民族医药的调查、挖掘、整理,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杨济中、陆科闵、欧志安、陈德媛、唐永江、田兴秀等一批民族医药工作者,长期坚持苗族医药的调查和研 究,让千年神秘的苗族医药逐渐被人们所认识。特别是陈德媛教授组织的调查组,在8年调研的基础上,于是1992年编著出版了第一部苗医药专著,从理、法、 方、药等较为全面地展出示了苗族医药的概貌,既是苗族医药学科建立的开端,也奠定了苗药产业发展的基础。”

2003年,贵阳中医学院主持了 一个重点项目,汇聚全国30多位专家组成“苗医药理论的系统研究” 项目组,教授杜江是项目组负责人。在全国大规模深入调查,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深入挖掘和系统分析、研究工作,完成了苗医药理论体系的研究工作。出版了一 批苗医药专著,获得国内同行专家的好评,进一步夯实了苗医药发展期的理论基础。

一批专家、学者的不懈工作,间接促进了苗药产业发展。近二十年来,苗药产业在贵州兴起并迅速发展。如今已成为全国民族药产业的领头羊,引起业界的广泛关注并称为“苗药现象”。

2013 年,贵州全省医药工业总产值295.6亿元,其中苗药总产值达到150亿元。以苗药为代表的贵州特色药业被列为全省“六大支柱产业”和重点打造成的“五张 名片”之一。苗药品种除了2012年升为部颁标准的154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独家品种之外,一批以苗医验方为基础开发的新品种也表现突出,如威门药业开 发的“热淋清胶囊”、贵州百灵开发的“银丹心脑通软胶囊”等。其中,21个中药民族药单品种销售收入上亿元,2个品种列入国家保密品种(仙灵骨葆胶囊、艾 迪注射液),24个产品获得国家名牌产品称号,7个商标为中国驰名商标,40多个品种进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

大批民族药品具有疗效确切、毒副作用小、功能独特、市场潜力较大,树立了苗药品牌,拳头产品如咳速停糖浆(及咳速停胶囊)、抗妇炎胶囊、仙灵骨葆、宁泌泰胶囊、热淋清胶囊、银丹心脑通软胶囊等,畅销全国,出口东南亚、日本等地。

在 苗医药人才的培养与学科建设上,近年来,贵州省在苗医药传承的人才培养方面取得了较为显著的进步。贵阳中医学院有苗药专业的本科生和硕士研究生,并与有关 单位合作招收博士研究生,初步形成了苗药高层次人才的培养体系;中药民族药被列为国家重点培育学科,苗医学和苗药学均被列入国这中医药管理局重点学科,并 有各种省部级以上的专业平台支撑。贵州黔南民族医药高等专科学校为专业从事民族医药的人才培养学校。贵州民族大学为从事相关民族医药的大学。黔南州和黔西 南州进行了多期贵州苗族民间医生的培训取证班,规范民间苗族医生行医职能,较好地解决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看病就医问题。

医院上班时间:


周一至周五:早 8:30-- 晚 17:30


周六至周日:早 8:30-- 晚16:00 住院部全天24小时值班。


医院地址:

贵阳市云岩区宝山北路258号百灵•尚品1号(新华印刷厂对面)


乘车路线:

市内乘 10、12、17、253、26、28、302、36、4、58、61、69、75、9路公交车至相宝山下车即到

微信关注

  • 0007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