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伯手里,有一个杨家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苗药秘方。

    秘方,庐山面目神秘,治病效果神奇。

    “千年苗医、万年苗药”。苗药的奇妙功效,在高科技的当代,已被更大范围认同、认可和赞美。杨伯的这个秘方,能治何种重大疾病?

    秘方从来都是秘不示人。可杨伯为什么又献了出来?是谁得到了这个秘方?得到者又是基于何种机缘巧合才得到的?

    这里面,有一个非常曲折而又美丽的故事。

  • 苗人杨伯,生于1942年,今年已是72岁高龄,但身体依然很好,走路健步如飞。

    苗族杨家祖先原住地,在贵阳与安顺之间的平坝县,距离贵阳80余公里。

    平坝县白云镇平元村外山坡上,有一座大墓。杨伯说,那是南迁的苗族杨氏宗族的第一代啟祖之墓。墓碑上的文字,简要记录了苗 族杨氏宗族的悲壮南迁及最后定居过程:杨氏宗族系蚩尤后裔,原居黄河长江流域,后蚩尤兵败,被迫一路南迁,最终定居现在的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县,拓荒开 垦……

    杨伯告诉我们:祖祖辈辈口传下来的故事,证明2000多年前,这里全是原始森林。但我们当天看到的,却是山区中难得见到的 一大片平原。 平原中心、距大墓不远处,一座小山非常夺目。杨伯说,那叫飞虎山,是杨氏祖先的居住地,“现在每年,杨家五六十户人家、两百多口人,都要来这里,祭拜先 祖。

  • “飞虎山,外面看不出什么,但山中有很多山洞;山洞分上中下三层,最下的一层有水。”

    苗药不是贵重药品,山上遍地是苗药。

    飞虎山里,特殊地貌天然形成的洞穴,别有洞天,上中下三层溶洞,内部自然通连;在山顶,视野宽阔,对几十里外的情形一目了然。“有水,有吃 的,再加上祖先后来修筑的坚固围墙,高达两三米,完全就是军事要地。可以防猛兽,也可以抵御外族的入侵。”杨伯讲,要不是选择了险要的飞虎山,苗族杨家一 脉,就不可能在那样凶险的自然环境和连年战乱中,生存繁衍下来。

    与平原周围的所有山一样,飞虎山上,有各种植物。“这些,很多可以入药。”“苗药,就是到处都有的草哦、叶哦,还有根,这些组成的,大自然恩赐的。它们相同点就是,都不金贵。”杨伯指着一种浑身长刺的藤蔓植物说,那叫“落地生”,是特别好的消炎药。

杨家母亲是当地有名的苗医。

杨伯的母亲,是杨家的医生。不仅给自己家人治病,也给外人治病。母亲是当地有名的苗医,“周边方圆数十里、几十个村寨的汉人,有什么大病小痛了,都来找母 亲。” “为什么来找你母亲的都是汉人?苗人为什么不来?”“苗人也有,但非常少。因为苗人家家都有秘方。苗家以前的生存环境,很险恶。住在偏远地方,有个病痛什 么的,很难找医生。一切的一切,逼迫苗人,自己遍尝山中百草,就地取材,为家人治病。”杨伯的叙述,平静而自然,没有任何修饰。“就这样,一代一代传承下 来,苗家,就家家都有药方。小病不出家门、大病不出寨子。” 杨伯记得清楚:母亲有些“迷信”,不管患者什么时候来,母亲都不会马上给药,都要等到下午四五点钟才给。“母亲始终认为,山上的药草,那个时候的药性最 好。” 母亲看病的方式也奇特,对患者问完、看完后,自己一个人悄悄上山,“全部捣碎处理好,连不要的部分,都要深埋,以免别人发现挖的什么草,发现杨家的秘 方。” 那个时候,盐巴很精贵。患者来看病,条件好的,给母亲的就是一块盐巴,“一两到三两左右,还有一封点心,就是六个饼子。家庭条件不好的,就拿一升米。患者 拿药回去,吃好了,最后再来拿一次‘断根药’;拿‘断根药’时,一般还会抱只大公鸡来,酬谢母亲。”这种治病、看病的风俗,一直延续到解放以后,“五六十 年代来找母亲的,特别多。” 因为母亲的原因,杨家在当地一直过得很殷实;杨伯从小到大,也一直没少过饼子。 母亲治了不知多少种病,但杨伯记得最清楚的,是一种苗语读着“车吗”的病。“‘车’,汉文的意思就是饿;‘吗’,就是痛。这是一种‘饿病’,患者特别吃 得,喝得多、拉得也多,患者一般很消瘦。” 怎么判断患者的病是“车吗”?每次有这种患者来,母亲就让他到野外解小便,“小便一解,很快就有苍蝇、蚂蚁来,来得越多、来得越快,证明尿液含糖,是甜 的,就是得了‘车吗’。”母亲治疗“车吗”很在行,“一般就是几味药,患者吃了,不久就好了。” 那个时候,杨伯还不知道,“车吗”,现在的名字是:糖尿病。

杨伯的秘方,是从他母亲手里传承来的。 苗家的秘方传承,每个姓氏宗族有不同的家规:要么传女不传男,要么传男不传女;但统一的家规都是:传长不传幼。还有一个非常严格或者说非常保守的规则,就 是保密。杨伯说:“如果传给家里的某个人,其他的兄弟姐妹,就不能打听;被传承者也要保守这个秘密,不能给自己以外的任何人讲。即使家里有人病了,也不能 说你去找什么草来怎么吃,而是被传承者自己上山去挖来各种药草,并配置好;生病的亲人,也只能吃,而不能晓得吃的是什么。如果有人违反了,就要接受家规的 严厉处置。” 杨家是“母系传承”,杨伯说:“就我晓得的,母亲是从外婆那里传承的,外婆又是从她母亲、我祖外婆那里传承来的,到我至少四代了。” 杨伯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杨伯是老幺。杨家是 “母系传承” ,而且传长不传幼。母亲为什么会把秘方传承给他,杨伯说原因可能是“大姐出嫁、哥哥当兵。”而个中真正原因,杨伯也说不清楚,杨伯说只有母亲自己才知道。 苗族没有文字,秘方都是口传、上山找药、硬记。杨伯上小学后,母亲每次上山采药,就开始带上杨伯。母亲给他讲这是什么草、那是什么叶,这个藤的根又有什么 用;什么病、用多少,讲得一次比一次细。可那时,杨伯每次上山,都只跟着去玩,“根本还不知道,这是母亲在传承秘方。” 1957年,杨伯到平坝县城读中学,之后在平坝县中队当公安兵,1966年提干。部队整编时,杨伯调到平坝县武装部任组织助理员,这时,杨伯回家的时间, 就相对多了些,就又时时跟随母亲,上山找药。1969年杨伯被提为副营职干部,家属可以随军,母亲就经常来。“每次来都呆个把月。部队驻地周围都是山,我 就经常随母亲上山找药。每次回来之后,就用心记录下来。” 杨伯说,这个时候,是系统跟母亲认真上山找药,或者在家听母亲口授。“我读了中学,懂汉语,就用文字系统进行记录和整理。” “‘车吗’这个秘方,就是那段时间记录下来的。”

杨伯知道“车吗”就是糖尿病,是1990年的事了。

1980年9月,杨伯母亲去世,那以后,就再没人来找母亲看病了。

当然,也不会来找我看病,大家那时还不晓得我。可以说中断了。”杨伯后来转到了地方,先后在检察院、法院工作。在法院系统时,有次杨伯去培训,授课 的老师中,有一个姓陈的老师——就是因为这个陈老师,故事才有了后来的精彩发展——这是后话。 那杨伯又是怎么知道“车吗”就是糖尿病的呢? “那是90年的6、7月份,有天,我看《贵州日报》。看到第三版,有篇小文章,介绍糖尿病的症状。我仔细看,吔?这个糖尿病,不就是我母亲说的‘车吗’! 症状几乎完全一样。”从此,杨伯的脑海里,记下了这三个字:“糖尿病”。 那年国庆刚过,杨伯去河南、山东出差。“在贵阳上的火车。对面卧铺上的两位中年妇女在说话,说她们姐姐糖尿病患得很厉害。我就多了句嘴,问你们哪里的。她 们回答说省盐巴公司的(作者注:“盐巴公司”为杨伯口语,正式称谓是“省盐业公司”)。我就问平坝县盐巴公司的黄经理认识不?对方回答认识,有业务往来。 我就说,我和黄经理是老交道,我出差回来后,你们来我家,拿点药去试一下。” 当年11月,杨伯出差回来,在外办案。“有天,我的传呼机响了,回过去,是黄经理打来的。她说你答应人家的药,人家来拿来了。我才想起火车上的那两个中年 妇女,就回答、一个星期后我给你拿来,你给她们送去。” 回来后,杨伯上山去找齐了药,并改变了母亲以前用水煎服的方式,用石磨推成药粉,准备了一个月的用量(三两),送到黄经理家。一个月过后,患者方没来拿 药。快过年时,黄经理的丈夫给杨伯打电话说:“你的药很管用,人家来感谢你,拿了东西来送你,在我们家,有茶叶、糖果、酒。”那之后连续四年,年年春节患 者家属都把东西送到黄经理家,黄经理再给杨伯。 杨伯自己当时都感到非常神奇:“没见过病人,名字都不晓得。真治好了?!” 杨伯承认:“我心中没有把握,是偶尔碰到的。” “但我心里动了一下。”了中学,懂汉语,就用文字系统进行记录和整理。” “‘车吗’这个秘方,就是那段时间记录下来的。”

杨伯的第二个病人,是老伴的同事,一个姓陈的老师,“也是糖尿病,我整药给她吃,最后好了。”

第三个病人,是平坝县医院的收费员,“晓得我有药可以治糖尿病,主动找到我。也吃好了。”

逐渐的,杨伯有秘方能治糖尿病的消息,一个传一个,从平坝县城传到安顺市,传到了一百多公里外的水城。 “水城来找我的,最多。”其中原因,是由于杨伯在部队上的一个老上级,在水城师专做副校长,“也得了这个病,我给他治好了。这个老首长就在水城广泛宣传。 老首长今年4月才去世,活了九十岁。” 平坝有很多三线企业,“黎阳制造厂、平水机械厂等等,都是三线企业,得了糖尿病的,都来找我。只90年到96年,起码就有四五百人。因为三线企业的人,来 自四面八方,这样就传到外省,湖南、上海等等,最远的,传到了黑龙江。” “吃好了,就是治好了,你的依据或者说指标,是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杨伯老老实实回答:“原来我不晓得啥子标准,病人说治好了就是治好了。直到1994年,贵阳小河183机械厂的7个退休职工,带着化验单来 找我看病,给我说以前血糖是好多、现在是好多、正常的是好多,那之后,我就要求来找我的病人,都要带化验单来。” “那你到目前为止,治好了多少人?” 杨伯回答:“心里没有数,没统计过。到现在,我估计至少治疗了四五千人吧。哪些好了?不晓得。勤快的时候,记一下;不勤快时就没记,所以没具体数字。” “新来的病人会说,是谁介绍来的,说那人已经好了。有一部分要打开本子,才晓得哪些是彻底好了的。”“有部分人吃药时间比较长了,但如果连续四五个月不来 拿药,推算,应该好了。” 杨伯坦诚:最开始他不收钱,“后来收点成本,100元;再后来200、300。2001年退休后,我主要搞这个事,就一个月收600元。” 杨伯说,现在,全国所有省、市、自治区——除西藏、澳门之外——包括香港、台湾,都有病人吃过他的药。“沿海的浙江、福建,以及四川的病人,来找我最多。 四川绵阳有个人好了,经常打电话,喊我‘快来旅游,去绵阳耍、去九寨沟耍,我负责所有费用。’我哪里走得开嘛。” 杨伯自己觉值得安慰的是,从第一例病人用药的1990年,到现在2014年,已经整整24年了,没人上门来找自己麻烦,“说吃出问题了。反而,听到的都是 吃好了的。这样推算起来,这个药,比较安全。”说这话的时候,杨伯的表情和语气,依然平静。

  • “我觉得我这个方子,效果比较好,就想让更多的病人吃得到、早点好,就准备找一家大公司合作。”杨伯说,2008年的某天,他带上药方和有关 资料,一大早就从平坝坐公交到了安顺,“我去找贵州百灵集团。公司的门岗不准我进去,说献方的人多,很多是骗子。我说我这个是真的,效果好。门岗就让我把 资料放在门卫室,说会转交,让我回家等消息。”

    当天,杨伯在贵州百灵门前只呆了几分钟,“那天天气很好,出大太阳。” 可一直等了很久,也没贵州百灵的消息。

  • 糖宁通络胶囊的精彩故事,却才刚刚开始。

    杨伯的秘方,经贵州百灵科学研发,变身为“糖宁通络胶囊”。

    2012,杨伯参加法院培训时的老师陈老师给他打来电话,“陈老师说,他和贵州百灵的董事长姜伟比较熟,可以引荐。我一听很高兴,因为我很相信陈老师。” 在陈老师的通联之下,杨国顺老伯和贵州百灵董事长姜伟的手,终于握在一起。

    杨伯的秘方,经贵州百灵科学研发,变身为“糖宁通络胶囊”——其中故事,请参看《中药战胜糖尿病的时代已经来临》。 到这里,杨伯的苗药秘方故事,暂告一个段落。但糖宁通络胶囊的精彩故事,却才刚刚开始。

医院上班时间:


周一至周五:早 8:30-- 晚 17:30


周六至周日:早 8:30-- 晚16:00 住院部全天24小时值班。


医院地址:

贵阳市云岩区宝山北路258号百灵•尚品1号(新华印刷厂对面)


乘车路线:

市内乘 10、12、17、253、26、28、302、36、4、58、61、69、75、9路公交车至相宝山下车即到

微信关注

  • 0007931